尹氏文化

尹文哲学评价

2016-07-15 17:29:58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"不累于俗,不饰于物,不苟于人,不忮于众,愿天下之安宁,以活民命,人我之养毕足而止,以此白心。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,宋钘、尹文闻其风而悦之,作华山之冠以自表。接万物以别宥为始。语心之容,命之曰'心之行'。以?合欢(欢),以调海内,请(情)欲置(寡)之以为主。见侮不辱,救民之斗;禁攻寝兵,救世之战。以此周行天下,上说下教;虽天下不取,强聒而不舍者也。故曰:'上下见厌而强见也。'虽然,其为人太多,其自为太少。曰:'请(情)欲固置(寡),五升之饭足矣。'先生恐不得饱,弟子虽饥,不忘天下,日夜不休。曰:'我必得活哉!'图(倨)傲乎,救世之士哉!曰:'君子不为苛察,不以身假物。'以为无益于天下者,明之不如己也。以禁攻寝兵为外,以情欲寡浅为内。其小大精粗,其行适至是而止。"(《庄子·天下篇》)
解说:此段对宋、尹的评述,颇为详尽。从中可以看出:第一,宋、尹一派与道家有近似处,也有离异处。所谓"不累于俗,不饰于物",类似于庄子一派的行径,但从处世态度看来,又与道家避世、逃世的思想绝异。天下篇明说宋、尹为"救世之士",一则曰:"愿天下之安宁,以活民命",再则曰:"不忘天下,日夜不休"。此种与道家离异之处,正是与墨者近似之处,所谓其欲周行天下,"禁攻寝兵,救世之战",不惜"上下见厌"而"强聒不舍",正似"强求(救)之而不得也,虽枯槁不舍"的墨者的行径。
其次,宋、尹一派与墨者虽有相貌合的论点,但也有相神离的论点。宋、尹派主张利天下,归本于内心存养,因此,天下篇评述此派时,一则曰:"以此白心",再则曰:"语心之容,命之曰心之行"。此种与墨者神离之处又适为与思、孟一派近似之处。
其三,就内心存养而言,宋、尹一派并不完全与思、孟学派相同,思、孟说的内心存养,归本于"诚"的天人合一的道德情操,而宋、尹一派则归本于伦理化了的道家之自然天道观。这样宋、尹在其渊源上还是属于道家,因为他们的思想体系虽揉杂了各种学派的因素,而其所持之道体观实为此一体系之出发点,所谓"不累于俗,不饰于物",便是证件。可以这样说,宋、尹一派的主要论点是道家自然天道观的伦理化,就此种伦理化而言,一方面折衷于墨家利天下的实际活动,另一方面又折衷于儒家内心存养的道德情操。司马迁父子谓道家采儒墨之善,这一点在宋、尹学派的思想体系中,表现得最为明显。
依据庄子天下篇的这一段详尽的评论,再参酌宋、尹学派本身的文献(如经各家所考证确定的管子书中的心术、内业等篇),就可以对于此派学说勾稽出一条线索来。至于荀子把此派和墨家并列在一起批判的话,也可以参考,例如他说宋钘"不知壹天下,建国家之权衡,上功用,大俭约,而?差等,曾不足以容辨异,县君臣","俨然而游说,聚师徒,立师说,成文曲",所论都是关于其揉合儒、墨的论点,但这还不是宋、尹思想的全貌。